老师们妥协了

老师们妥协了

2020-06-29 13:59

2012年2月28日,美国洛杉矶——普利兹克建筑奖暨凯悦基金会主席汤姆士普利兹克正式宣布,49岁的中国建筑师王澍,荣获201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。这个奖项堪称建筑领域的诺贝尔奖,这也是该奖设立以来第一次颁发给中国人。王澍是东大校友,1985年获得南京工学院(现东南大学)建筑系本科学位,3年后从该校硕士研究生毕业。现任中国美术学院建筑学院院长、博士生导师。昨天,记者从东大获悉,王澍在大学时代就显露的非同寻常的个性和功底。

2012年2月29日南京日报

据介绍,大二时,他公开向老师们宣布:没有人可以教我了。而大三时,他曾公开拒绝画彩色商业效果图。老师当然很愤怒。后来事情闹大,老师便让他们到教研室来谈判。王澎当时带了4个学生去谈判。结果是,老师们妥协了,同意学生可以用任何形式来表达,不再必须要画这样的图。

时任建筑系副主任的黄伟康回忆说,其实这句话不是正式开会时说的,而是私下说的。1987年,血气方刚的王澎写了一篇很长的论文《当代中国建筑学的危机》,批判了整个近代中国建筑界的状态,从各位大师一直批到自己的导师齐康,大师名字里,甚至还有梁思成。

本报通讯员 李冬梅

【新闻链接】

王澍还有一段传奇,一直被东大校友称道。恃才傲物的他,硕士毕业时,居然没有拿到学位证。硕士毕业那年,王澍的论文答辩全票通过,学位委员会最后却没有给他学位。“这个学生太狂了!”之前已经有人给他传话,告诉他若不改论文就没有可能获得学位。王澍的论文题目是《死屋手记》,影射东大建筑系和整个中国的建筑学的状况,有人说中国建筑学其后20年发生的事,都已提前在他那篇论文里讨论了。但是王澍一个字也没改,离开学校前还影印了五本放在学校阅览室。据一位学弟回忆,那本没通过的论文一直放在图书馆,被后来的学生几乎翻烂了。

说起这段经历,东大建筑学院的老师并不避讳。他们说,可能王澍当时的思想太超前太另类了,可能在行文上也不太规范,而且当时的学术氛围也不像现在这么开放,所以王澍没能拿到学位证。不过,后来东大还是补发给他了。

普利兹克建筑奖由杰伊普利兹克和他的妻子辛迪普利兹克于1979年创立,每年度授予一位做出杰出贡献的在世的建筑师,以表彰其在建筑设计创作中所表现出的聪明才智、想象力和责任感等卓越品质,及其通过建筑艺术对建筑环境和人类所做出的持久而杰出的贡献。获奖者将得到十万美元的奖金和一枚青铜奖章。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审程序参照了诺贝尔奖,最终的裁决由一个国际委员会做出,所有的审议和投票都是保密进行的,保持着持久的提名制度,每年收到来自全球各地众多国家数百份提名。

“他是一个很有才气的人!”东大建筑学院院长王建国当时比王澍高三届。他说,当时王澍早以才华闻名全系。和同龄人相比,他独立思考的意识,使得他在设计作品时,往往能够领悟到建筑学的真谛。

在东南大学建筑系,王澍就是一个传说。几乎每届学生都知道,这个狂妄的学长,曾经口出狂言:“中国没有现代建筑师。如果有的话,最多有一个半。我算一个,我的导师齐康算半个。”

至于这句话的出处,也有各种版本。有人说是论文答辩会上说的,有人说是研究生开讨论会时说的。

本报记者 谈洁 实习生 庄凯雯